上思米粉

www.bianguan.net  2017-1-19 16:07:50  美食/特产专栏客服:小黄( 16108382)

上思米粉是用大米做原料采用传统、原始的柴火蒸制的小吃。因为蒸制时是用圆形的铝盘蒸制的,蒸出来的粉最初的形状是白色大圆形,一个大圆形粉就是俗称的一条粉,卷起来就是人们常说的卷粉。米粉可折起来切丝,可以用来煮、炒或直接捞酸吃。卷粉可蘸酱油、花生油和葱花,吃起来香甜味美、柔软细腻、润滑顺口。如果在葱花汁里加上醋,就会感觉酸甜爽口。

前几天早上,孩子嚷着要吃酸卷粉,我便到附近的米粉作坊去买卷粉。这个小作坊是一个学生家长开的,就设在她家二楼。走进作坊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条小竹竿上挂着许多白色的大半圆。一个工人双手举着一个大铁盘正往竹竿空处反倒铁盘,接着左手托住盘子,右手慢慢地把米粉脱挂在竹竿上,刚挂的米粉,飘飘扬扬的煞是好看。

前来买米粉的客人络绎不绝,也有前来定做的商贩。有要切成丝的,也有要卷起来割成一段段的,卷割成段的就是人们常说的卷粉。过去整条粉卷成一个筒形,现在,一条粉卷成两个圆筒,粉还在盘里时就从两边对着向下反卷,卷粉就制成了。

看到这情景,我仿佛回到第一次学蒸粉的时候。那是母亲离世第二年的农历六月六,按家乡的风俗,六月六这一天,全村人都蒸粉吃。父亲叫我学做,我怕麻烦不想学,可山村里难得节日的到来,做小吃是给节日增添欢庆祥和的气氛。为了让父亲和三个小弟也像有母亲的家一样快乐的过节,我不得不做。
六月六那天,我学着伯母,早早起床量五六筒米放进水桶里浸水,米够软了,放到石磨里磨。妈妈在世时她推磨,我帮放米。现在,几个小弟不会帮忙,我只好一边推磨一边放米,花了大半天才磨好半桶的粉浆。

面对一锅滚烫的水和两个大铝盘(做卖的一般用比铝盘大的铁盘)我不知从何入手。伯母过来手把手地教我,把蒸粉的步骤讲得一清二楚。先用瓢装少许米浆,放些热水进去搅拌均匀做熟粉浆,然后倒进桶中的米浆和拌好,给铝盘擦上花生油,用长柄的大勺子舀粉浆放进铝盘里,每次舀时都要搅拌免得粉浆沉底,每条粉应放米浆的数量大约相同,多了粉过厚过硬不好吃,少了粉太薄会挂不住。接着用手转动盘子让粉浆均匀,把铝盘放进锅里,又拿起来转一两次才盖上盖子隔水蒸。用猛火烧,等锅冒烟一会儿,从锅盖的边沿加些冷水进去,打开盖子,铝盘的米粉起了一个大泡,(伯母说粉起大泡就熟了不够熟挂起来会裂开的),她教我右手用叉子叉到铝盘的下面,左手用一条湿毛巾帮忙,把盘抬起来放到桌子上。又换放另一个装有粉浆的铝盘下去蒸。拿出来的盘子凉了,就用筷子在铝盘中画了一个大圈,把粉挂到竹竿上。

磨粉的时候没有一个弟弟靠近帮忙,可粉熟了三个都来了,蒸得一条要卷一条来分,蘸着酱油吃,蒸很多条了也轮不到我分享。可看着弟弟们快乐的样子,我虽饿心里也高兴。

父亲不喜欢拿粉蘸酱油吃,他把粉对折再折一次成长方形,然后切丝来煮,他说存放米粉到竹篮里也是这样折。那时煮粉没有肉放只放葱花和水瓜,油都很少,可也香味喷鼻非常好吃。

随着改革开放,农业机械化的到来,石磨被粉碎机替代,机器做的米粉又快又省力。但机粉比人工制作的粉硬,不算好吃。

米粉新鲜时好吃,过夜后容易变味。一般做米粉都不送远方的亲朋好友。而有客人来 ,山村的人们很喜欢做米粉来招待。我读书时心里只扑在学习上,很少跟同学串门玩耍,母亲很是羡慕别人的孩子带同学回家玩,多次叫我也邀请同学来。有一次,我真的请两个来了,母亲杀鸡不算还蒸米粉来招待。

人们赶集饿了都想吃粉,可困难时期,集市上只有供销社一家饭店,吃粉要排长队,轮到最后几个,粉已经卖光了,吃粉成了一种奢侈。现在,县城和各乡镇的集市上,粉店多吃粉容易了。粉店卖的米粉基本是手工制作的。

吃米粉对人有益而无害,上思人一年四季都喜欢吃粉,尤其是早餐。当人晕车或生病感冒后,吃一碗热乎乎的上思米粉真的很舒服。因为这种米粉没有任何的添加剂,是纯净的绿色食品。 

本文来源于:防城港新闻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:小黄( 16108382)